揭电信诈骗之乡:安溪人称要怪就怪对岸台湾人

  “你到哪里?长坑乡啊?500元,不讲价!”

  专营野的生意的许长顺(化名)从车窗内伸出5根手指头,一口咬定,安溪县城到长坑乡的村庄,低于500元不走,并且只送到村口。

  福建安溪产茶,安溪人善于吃茶。

  最近,陈文辉等人“骗死山东女生”的事,让安溪人又多了一道下茶的小菜。只是聊到最后,他们都很愤慨:“就是这群‘老鼠屎’,坏了安溪一锅汤”。

  愤慨的焦点,是安溪头上那顶“电信诈骗之乡”的帽子。

  帽子由本县长坑乡和魁斗镇部分人亲手为他们戴上——

  火爆时,这些人曾在一天之内向全国发出上百万条诈骗短信。2012年,有的村庄同时被抓走20人。该县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就曾对媒体表示,光是魁斗镇就被查出3791位嫌疑人,长坑乡人口是魁斗镇的3倍,可能更多……

  这是个令人惊叹的数据!

  一个被诩为“中国茶都”的地方,何以能摘下“电信诈骗之乡”的帽子?8月28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深入安溪县长坑乡、魁斗镇进行了详细走访。

  电信诈骗成致富手段,有人建楼买小车

  “你到哪里?长坑乡啊?500元,不讲价!”

  专营野的生意的许长顺(化名)从车窗内伸出5根手指头,一口咬定,安溪县城到长坑乡的村庄,低于500元不走,并且只送到村口。

  “他们看见我把外地人往村里载,会不高兴的。”他解释。

  对于外地人到安溪县长坑乡,这个有着10年野的从业经验的中年男人似乎已经摸出了门道,“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来谈茶叶生意的,你不像;另一种就是记者”。

  他说他这些年拉了不少记者,都是去安溪县各个乡镇采访电信诈骗的。这次也不例外,“你是不是因为白濑乡那个人(陈文辉)来安溪的?这条新闻,安溪人都知道。”

  从安溪县城到长坑乡,近60公里路程,车辆前行20多分钟便开始爬山。山路两旁,茶树绿得发亮,错落有致的田间点缀着具有典型闽南特色的民房。远远望去,美得像幅画。

  但许长顺不这样认为。

  在他眼里,这些看上去很美的茶田和闽南民房,并不能说明安溪人的生活有多富有和安逸。相反,“不少人活得战战兢兢”。

  “要怪,就要怪对岸的那些人。”他伸手朝东南方向指了指。

  东南方向,穿过海峡,是中国台湾。那里有着200万从安溪县过去的人。

  “一开始,就是那些人搞电信诈骗,然后带着安溪的亲戚搞,再后来,安溪人自立门户,越搞越大。”他说,作为安溪本地土生土长的人,电信诈骗是怎么进入安溪的,本地人“清楚得很”。

  类似的话,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在安溪县其他地方采访时也听了不少。

  一家做当地特色小吃的老板告诉记者,当年内地通讯行业并不发达,手机还不普及,但中国台湾已经很普及了,岛内的嫌疑人就带领安溪的亲戚,成立团伙,分工明确,先骗岛内的人,后来逐步扩到内地。再后来,慢慢延伸到全国,甚至国外。

  “尤其以长坑乡和魁斗镇为多,有几年,公安进村里抓人,一抓就是一大批。”许长顺说。

  楼房林立,部分村庄年抓20人

  曾经,安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

  而现在不一样了,安溪上演“山乡巨变”,已位居县域综合实力全国百强县第68位。

  长坑乡南斗村,道路两旁,低矮的瓦房正被一幢幢新建的楼房淹没,一副小康景象。但许长顺说,这些楼房,有一部分是“靠电信诈骗建起来的,就是这些人心里战战兢兢”。

  楼房前三三两两坐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和孩子。见有陌生人拍照,他们阻止。

  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向他们打听村长家的地址,一位中年男子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反复问干什么的,最后才不太情愿地说,往前走一公里再问。

  再走,再问,遭遇好几个人异样的眼光后,才在路边一间很容易分辨的二层小楼处找到村长的家。

  不过,他不在。

  “现在基本没有了,我们天天都在搞宣传。”

  接通电话后,村长先否定了村里还有人搞电信诈骗的说法,“防止电信诈骗是我们的重点工作,力度很大”。

  对于“基本没有”的“基本”二字,他沉默了几秒,说2012年以前确实有,当年公安来村里,“一口气抓走了10多人,有的已经放出来了,有的还在坐牢”。

  从南斗村出来,前往月眉村,一路上,也能见着不少正在修建的楼房,茶田内有人正在采摘。但问起“电信诈骗”的事,他们脸色一变,不愿多说。

  村长陈金河对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说,他于去年当选,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接到的工作就是去村里做打击电信诈骗的宣传。“具体抓了好多人我不太清楚,但是这么多年来,全村4300多人,估计有30个进(监狱)去的。”

  福春村的建设则不如南斗村和月眉村,多是小瓦房,村长大方承认,村内的确有不法之徒利用山区隐蔽的环境搞电信诈骗,2012年,有公安到村内抓人,同一时间就抓走20多人,还缴获不少天线和发射器。

  珊屏村村长刘腾树则向记者反复强调,“现在没有了,现在都在认真种茶叶,金盆洗手了”。问及村里有多少人因搞电信诈骗被抓,他欲言又止,不太情愿地说,“七八个吧”。而搞电信诈骗的原因,是“近几年茶叶价格普遍下降,从2007年起,一年不如一年,有些年轻人就走上歧途了”。

  日发诈骗短信100万条,曾出现排队取钱的“繁荣”

  上述4位村长向记者提供的数据,许长顺并不同意。

  他说,2004年至2012年这七八年,是安溪县电信诈骗的高峰。这些诈骗比较典型有几种,一是“中奖了”、二是“猜猜我是谁”,还有一种就是“购买六合彩特码”。

  “我表哥,安溪县本地人,还不是被‘猜猜我是谁’骗了。”

  他说,他表哥在县城做蔬菜生意,2008年接到一个“老同学”电话,对方称刚从内蒙回来,正在厦门来安溪的路上,想与他见一面。口音是地道的福建泉州口音,表哥还兴奋地张罗着晚上请客,结果“老同学”在快到安溪县城的高速路上“出了车祸”,请表哥转7000元现金过去救急……并且,表哥还真汇款了。

  “我也接到过很多电话嘛,但是我从来不信,我说你先打100元话费给我。”许长顺说,5、6年前,作为安溪本地人,他平均每两天至少也要接到一条“中奖”的短信。

  此前,媒体曾公开报道,福建安溪县内有一段时间,平均每天往外发出的电话短讯超过100万次,设在魁斗镇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曾是“全亚洲最繁忙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安溪县移动公司曾数次对这里的通信基站进行扩容,但还是难以满足通信需要。

  在魁斗镇和长坑乡的银行,也曾一度出现排队取钱的“繁荣”景象,安溪县相关部门甚至对取钱行为进行控制,全县17个银行自动柜员机被勒令暂停使用,其余的18个全部安装了高分辨率的摄像头。

  安溪县政法委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便介绍,魁斗镇曾被排查出可疑人员3791名,而人口比魁斗镇多了3倍的长坑乡,其可疑人员无疑就不止这个数。

  8月28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致电安溪县移动公司了解近两年来的情况以及一部手机每日可发的诈骗短信数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没有作过统计,不太清楚情况。

  而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则显示,2013年3月,与安溪县同属于福建泉州市的南安市公安抓获犯罪分子承认,他们的手机一秒钟可发2条短信,一天24小时可发17万条短信。

  “哎,搞什么诈骗嘛,我最反感这种人,挣多挣少都是生活,犯法肯定是逃不掉的。”对于白濑乡陈文辉等人诈骗山东女生徐玉玉一事,许长顺感慨地说。

  屡犯屡抓,菜口袋都印上“打击电骗”

  10余年来,电信诈骗屡禁不止。来自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达40余万起。2013年,北京因通讯信息诈骗犯罪导致群众经济损失13亿元,浙江近8亿元,上海为5亿元,重庆为3亿元,天津为1.8亿元,长沙为1.16亿元。

  尽管这些数据并未说明福建安溪县涉案的比重,但安溪“电信诈骗之乡”的帽子却被扣得死死的。

  为了摆脱这顶帽子,安溪县也曾想了很多办法。

  来自安溪普法网的由安溪县依法治县办于2013年05月发布的一条信息便显示,为了全面遏制电信诈骗犯罪,安溪县长期举办各种打击电信诈骗法制学习班、各乡镇综治办还与重点管控对象签订自觉学习打击电信诈骗法律法规知识,乡镇司法所也会同综治、公安、文化、驻村工作者,组成法制宣传小分队深入田间地头宣传。

  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想就近两年来打击电信诈骗的情况,采访安溪县相关部门,但由于是周末,未能联系上。

  不过,今年4月26日,安溪县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反诈骗中心。政府发布的消息显示,该中心由公安、银行机构、通信运营公司合署办公,形成从接处警到涉案资金拦截、涉案号码封停、案件查证打击一体化,最大限度地挤压电信诈骗的犯罪空间。中心下设案件处置室、金融防控室、通信防控室、研判打击室,人员由公安,银行、通讯等部门派员组成,实行24小时常态化工作模式。

  而在珊屏村,村长刘腾树在接受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采访时,也拿出一根红色的买菜的口袋说,这是乡上出资印刷的口袋,每周一次,在村里的市场上免费分发,“做了很多打击和防范的工作”。

  口袋上,赫然印着“打击电信诈骗、构建平安长坑、共享美好家园”的字样。

  “除了派发宣传册外、张贴标语,我们村也成立了一个老年协会,每隔2天,请老年人到挨家挨户看看,有哪些年轻人不在家,干什么去了。如果离开家了,我们要联系他们,还要向乡上汇报。”月眉村村长陈金河补充道。

  不过,在安溪县城和魁斗镇、长坑乡以及“骗死女生”头号嫌犯陈文辉家所在的白濑乡街道上,封面新闻记者却并未看到网上说的“满街都是打击电信诈骗的标语”。

  对此,珊屏村长刘腾树解释,“发下去了”。